长歌

雷吹和嘉粉。安雷瑞嘉党。常年掉线,挖坑就跑。
目前主要更新安雷引星人设定。

我,丹尼尔,想辞职。

感谢我们群里的那只安没羞和他的猫。
我谢谢他全家祖宗十八代。
总有一天我要让他倾家荡产最后只能和雷狮过日子xx
严重ooc的小破文,学院pa???
同时臭不要脸的宣一下自己的语c群xx
和这篇的不是同一个群,各位不要误会
门牌号551893807
欢迎敲门
有年龄操作
又名《丹尼尔至创世神的辞职信》


至尊敬的创世神校长:        
         许久未见了。
       上次见到您,还是和秋一同入职凹凸大学的欢迎会上。您近来安好?
        咳——突然写信叨扰您,真是抱歉。
        但,有件事我真的无法再隐忍下去了。
        是关于我所带的大一的学生的事。
        也许您早就有耳所闻,关于那对冤家对头的年级第四和第五。雷王集团的小公子雷狮与其对头骑士集团的继承者安迷修。
        讲真,我并不觉得这个年纪的孩子皮一点有什么不对,但是啊,校长大人——他们不是皮一点呀,他们是皮到想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啊——!
         您也许会说,两个年纪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年轻而已,怎么可能会有我说的这么严重。更何况,都这个年纪了,多多少少都会比青少年时沉稳了。
        但您有没有想过,按年龄来算,我也是个二十有七,年不过三十未到中立之年的,小,年,轻啊!!
        才二十七岁!二十七!我这少白头的发色简直比隔壁学校的教导主任还要白!头发掉得比他还早!他都六十几了!而我呢?!还有着大把时光等着我去体验人生搭搭自己新买的积木!但是却早早步入了老年人的心态盘算着什么时候退休!
        虽然我也挺喜欢这种慢节奏的心态就是了。
        咳,跑题了。
        让我喝口刚泡好的枸杞茶再吃口刚冰镇过的哈密瓜整理整理语言与思绪,好尽我所能的为您陈述这两个位随时准备上天的孩子的一切。
        先说说雷狮这孩子吧。
       讲真的,在我看到他所拿到成绩以及他的海盗作风后,我内心就开始警铃大作——这家伙,肯定是我带的这一届里面最差的那一个。最能上天的一位。
        后来的事实证明,是我错了。
        他是第一个上天的,却不是最差的那一个,也不是最能上天的,他是经常上天的人之一。
        为了减少学校公物的损害,于是我将年级前五都安排到了同一个宿舍。本想着有安迷修在,应该能帮我注意一下他。
        却没料到,学校公物被拆得更厉害了。

TBC

【京麻】海的珍宝①

严重ooc,尝试新文风_(:з」∠)_
人类贵族京(华京)x人鱼麻(龙)
起名废不要在意。特别渣的小破文
【愿你们喜欢这只还没有变成麻辣的小龙虾xxx
开始会很短小,我会慢慢写完的x
还有……就是……那个……小红心……/疯狂暗示

这是一场无法睡醒的噩梦。
火光笼罩在蔚蓝的海面上,血与其一同将它染上其他色彩。
水中的人鱼奋力向深海处游着,漂亮的红色鱼尾被锋利的鱼叉划开巨大的口子,血丝顺着水流偏远,引起海中掠食者的暴动。
终于摆脱了身后的炮火回到最灰暗的地方的人鱼隔着大海注视着,那站在船舰甲板上俯瞰海底的金眸。
人鱼突兀的扯起了嘴角,一颗漂亮洁白的珍珠慢悠悠的滑落下来,在海底破旧的古船里不知去向。
“你骗了我。”

第一次见到那个人鱼,是在一个新月初升的夜晚。
月光下的海面轻柔的泛着波光,海风带着大海独有的气味吹过,驱逐着白日遗留下来的燥热。
华京从船舱里那华美又虚伪的宴会上逃到甲板上,任由海风卷起他衬衫的下摆,吹乱他略长的发尾。
他低下眸子,注视着这美丽而又危险的蓝宝石,然后他看到了海的珍宝。
柔顺的银发,红珊瑚色的眸子,漂亮又长长的绯色鱼尾掀起了海波,将蓝宝石打碎变成宴会上正在起舞的少女身上叠皱的蓝色丝绸。
而船,也是丝绸上的一个小小的装饰品而已,随着丝绸的抖动一起摇晃着。
华京扶着栏杆,避免了翻身掉下海的危险,但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他皱眉,张唇正要说话,却被红珊瑚夺走了思维。
人鱼的嗓音低沉好听,愉悦的笑声随着海风落入华京的耳畔,然后转身消失在海中。
第一次见到人鱼,忘了问他名字。

TBC

【论坛】聊聊那些年我们爱着的人和他的对象①

伪娱乐圈。
ooc严重。
安雷已交往前提。
不喜勿喷,按返回键退出谢谢。
还有就是那个…… 我想要评论和小红心啊啊啊啊/疯狂暗示.jpg
————————————————————————
1L   立志成为海盗的垫脚星♦
如题。 今个咱就不撕b也不吵架了。 就来聊聊当年我们彼此到现在都在爱着的人和他对象吧。

2L
前排给所有讲故事的dalao递fafa「乖巧.jpg」

3L
递花。

4L   立志成为海盗的垫脚星♦
楼主先聊聊自己的吧。
看楼主的ID,应该大家都能看出我是谁的粉了吧?
是的没错。 就是那一位眸子里藏着星辰大海的海盗头子——雷狮啊啊啊啊!!!
大猫猫我爱他一辈子aaaa
我雷他美炸天aaa
呜呜呜麻麻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好看的大猫猫bsjsmnsj(语无伦次放弃理智.JPG)

5L
啧,你们都有毛病吧。雷狮不就长得好看了一点吗?脾气还这么坏,看上他的人tm都是脑子有毛病吧?

「5L已被管理员删除。」

6L   立志成为海盗的垫脚星♦
抱歉啊,我雷性格就是这样:)
我就是看上他了你有什么问题吗?
告诉你,作为一位职业偏心偏到黑洞里的论坛本(管)地(理)人(员),我有一万种在我自己的帖子里禁言你的方法。
当然。直接送你小黑屋一日游也可以。
况且你给我看好题目和1L。
出门左拐慢死不送。
如果想要和我撕,咱们水区私聊都可以,但别拉上安雷论坛里的各位小可爱们:)
作为一位暴躁老姐我很开心
况且我是个本地人:)
皮这一下我非常开心.JPG

7L
。。。瑟瑟发抖.JPG

8L
抱紧安哥的小马玩偶瑟瑟发抖

9L
抱着皮●丘瑟瑟发抖

10L
给大佬递茶.JPG

11L    立志成为海盗的垫脚星♦
哟西,米娜桑都开心一点。 回到正题。先来说说Lz是如何粉上大猫猫的。
那是个风和日丽万里无云适合抢船的好日子。 正在陪男朋友逛街的本可爱,在电影院门口与那一位头顶皇冠追求公正的大狮子对上了目光。
他的眼,藏着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夜空。里面甚至还有着点点星光。
一个字。美。三个字,美炸了aaaaa
是的没错!就是你雷的第一部电影《绝对公正》里的布伦达!他真敲他妈的好看aaaa

12L
绝……绝对公正?!妈耶!lz这得是5年的老粉了吧?!

13L
5555……没买雷总《绝对公正》的应援包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啊呜呜呜…

14L
∑!又一个大型 吹狮现场???

15L
Σ(・ω・ノ)ノ老……老前辈?!
给前辈递茶!
雷狮他真的美炸了——!唱歌也贼他妈的好听!海盗团的那几位也很好看啊!!!

16L    民政局工作人员Q
开始好奇前辈吃的哪对cp了

17L
同好奇。如果是安雷的话握个爪,不是的话,亲,考虑入教吗?入教送马送船啊——!

18L    立志成为海盗的垫脚星♦
说来羞愧。你楼我吃的第一对cp是你雷x我
(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安迷修微笑.JPG)
谁当年没有过梦中情狮爱上我的女友情结呢?(理不直气也壮.JPG)
然而,我没想到我雷他遇见了一个穿着骚包小红鞋的老干部没马骑士。
是的没错,我tm说的就是那个眸子里是漂亮的浩瀚森林的老干部骑士。
(等等我是友军,快把刀放下!)
我很难过,因为我TM再也没有机会睡到我的梦中情狮了:)
哪怕《绝对公正》里那位最后的骑士曾经把我撩到血条见底。

19L
。。。。这个说的是安哥无疑了。
楼主是安雷吧?

20L
不行,我好想hhh……(我就是一个假的安吹.JPG)

21L
一个悲伤到hhh停不下来的故事。

22L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当时楼主的悲伤。

23L
#论骑士驯服了狮子这件事伤了多少人的心#

24L
犹记得当年,我作为一个嘉嘉妈妈粉狂吹我嘉的时候,也没想到他会和一盆芦荟走了。令人心痛呜呜呜……
(悲伤逆流成河.JPG)

25L
揉揉楼主,就连我们安粉当时也没有想到,看起来就是个钢铁直男的老干部·安没马他是个gay。

26L    立志成为海盗的垫脚星♦
你们以为这是最悲伤的吗?太天真了。
当年他俩公开关系时,我前几分钟刚和我男友说我其实是大猫猫的地下女友,他只是我的备胎。
然后,我男朋友就把手机递给了我,笑得让我恨不得一拳头上去。
“那你现在头顶一片青青草原了。我翻身做正房了。”
我现在脸还疼着呢。

27L
这个男朋友对lz你是真爱无疑了
ps:我的火把呢!!!两份狗粮塞撑我了😭
祝99

28L
99

29L
99
所以楼主到底是安雷还是安雷呢?

30L    立志成为海盗的垫脚星♦
谢谢ls的几位小可爱。
我是安雷。还是我那制杖男朋友拉的教。
当年作为一个战五渣的唯粉,我刚撕完那个想借我雷热度上位的白莲花的粉时,我男朋友就分享了一篇同人文包给我。
猜猜是谁的。
没错我男朋友就是你们骑狮道安插在我身边的宣传人员!分享给我的自然就是你们的入教宣传本!
一辆背弃了幼儿园的道路,往着城市边缘踩爆了油门的黑车!
令人心痛。他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羞涩纯情的小白花了!这个老司机老流氓一定不是那个拿着戒指羞涩的问我愿不愿意陪他去鬼屋的大傻子了!
(狗子他变了.JPG)

31L
从头h到尾

32L
hhh这种的男朋友我也想要啊hhh

33L
抱着皮○丘笑到漏电了hhhh

34L
hhhh小马玩偶都被我揉坏了hhh

35L
hhh心疼楼主hhh
这种男朋友不结婚留着过年吗hhh

36L    立志成为海盗的垫脚星♦
不,过清明。

37L
hhh我……我要喘不过气了hhhh

38L    民政局工作人员Q
hhhh九块钱我借楼主男朋友好不好hhhh

39L     立志成为海盗的垫脚星♦
借给安哥。
我要和安雷同一天结婚。

40L
这真是形象又生动的一贴hhh
祝99哈



tbc

雷狮他发誓他没有剪掉安迷修的星线①

放飞自我童话风(???)
我想要小红心啊啊啊「疯狂暗示」
找不到星线的小星星安迷修x有船的孤独引星人雷狮
严重ooc
————————————————————
        雷狮是个引星人。
        引星人,顾名思义,就是指引每颗星星回到他们原来的位置上的人。
        雷狮干这个很久了。就到他记不清时间,还独自掌管了一片星海了。
        做完所有的工作后,雷狮会环膝坐在他的海盗船的主桅下看着太阳从星海的尽头一点一点的出现,用明亮的光将黑云照亮,又看着太阳一点一点消失,白云沾染上黑,然后星星开始发光。
        但更多时候,他总是处于沉沉睡在梦中的状态。
        哦对了,雷狮的船,羚角号其实也是一个大大的星星。非常的漂亮。
        打破雷狮尽百年的日复一日的状态的,是一颗青绿色的小星星。
        脸上传来异样的触觉扰了雷狮的一场清梦,合拢了眉间,伸出手指抠了两下,便从自己的脸颊上撕下了一颗小星星。
        啧,还挺疼的。
        雷狮将好看的绛紫色眸子眯起,打量着安安分分待在自己手心里的星星,开口询问,“新来的?”
        自然,他也没期待这颗星星能回答自己的问题。除了引星人以外,星海里基本上除了睡着的星星和快睡着的星星就是不会说话的小星星了。雷狮伸手拿过放在一旁的雷神之锤,长长的头巾乖巧的垂在脑后,他眨了眨眼,又问,“你的星线在哪?上天的时候在黑洞里吹没了?”
       每颗星星都有一条星线,而引星人便是通过星线将星星指引回到它们的轨迹上。
       但雷狮看不到这颗星星的星线。
       意外的是,原本安分的星星费力的抬起了一个角,碰了碰雷狮的手指,又闪了两下示意没有。
       “噢——你个弱鸡听得懂本大爷说话?”
       小星星又闪了一下。
       雷狮像是转笔一样转着缩小化的雷神之锤,感到有趣的挑起了嘴角。
        “不错啊,睡了一百年终于有一个乐子出现了。”
        闪着雷电的小锤子轻巧的敲上了小星星的一角,无聊透顶的引星人像只找到新玩具的大猫咪对着猫薄荷伸出了爪子。
        “来——让本大爷看看你在地下是个怎么样的弱鸡。”
         再次出乎雷狮意料的是,他的面前并没有出现像走马灯一样这颗星星前世的记忆,而是那颗青色的小星星变成了一个三头身棕发碧眼头顶呆毛的小人儿,并且正在脆生生的喊着雷狮。
        “MD,丹尼尔那个积木狂热老干部给我分配了一个什么玩意儿?!”
——tbc

码一个脑洞

占tag抱歉
大概就是——
总裁安X明星雷
因感情和工作原因一直分居两地的安雷二人各自带着一个孩子。
安哥带的是先前和雷狮一起领养的孩子,是个黑发绿眼的帅气小哥哥,14岁。名字叫安祁「取名废尽量了」超喜欢粘着雷狮,也很喜欢自己的妹妹。
雷总带的是安迷修的亲闺女,是个黑发紫眸的叫雷箐,11岁。「设定为雷箐出生时,雷总和安哥处于冷战时期(由于工作和一些其他原因),后来直到雷箐长大安哥都没见过一面自己闺女(一直和佩利他们跑上跑下疯去了)」
轻微帕佩「up主播X摄影师」
尽十几年的时间里安哥和雷总都是吵吵闹闹聚聚分分的,但几乎每年都会有段时间一起把孩子扔给别人然后两人一起去旅行。至于为啥安哥一直没见过他的小闺女的原因是——来自雷狮对一个想要小公主的女儿控爸爸的打击报复「buni」
终于有一年安哥和雷总带着孩子一起去玩和旅行的系列。
安哥第一次见自己闺女是因为打架斗殴而被请家长的状况下。

好吧我纯粹就是想看着两个孩子搞事安雷秀恩爱的场面。「也许会有论坛?」

被吞了无数次后我选择放弃

今天的本丸还是那么多事④

自设幼审出没:一只狐妖_(:з」∠)_
ooc肯定有_(:з」∠)_
可能有耽美向,但绝对不是刀x这只幼审系列,因为这只审有自己的cp,所以请放心食用_(:з」∠)_
不喜勿喷_(:з」∠)_
——————————————————————————————————
本丸四只狐狸见面的时候是有些尴尬的。
一只大的狐狸被一只带着面罩的狐狸盯得炸毛。
另一边想帮主人说话的小狐狸被另一只小狐狸揉的一句话都说不完。
“哦哦……小狐……丸…大人……鸣……鸣狐……似…似乎对……对你…产生……了……很浓…浓厚的兴……趣……”原本柔顺的皮毛在鬼的爪子下变成了一团糟。
“噫~为什么小白狐只对大白狐感兴趣而不对小生感兴趣啊?”歪着头露出两颗小小的尖尖的犬牙。
“……”主人国广君应该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吧,不要给人乱取名字什么的,而且还有在你说别人小的时候先看看你的年龄可好?——来自已经无力吐槽的小狐丸
“……”
“……”想说话却被审神者欺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小狐狸很绝望的闭上了嘴。
“为什么啊~”
“……主人你还太小,经历的也太少”一本正经的开启了胡说八道技能的狐球,“当然不明白那种在凡世沉淀许久之后终于见到同族的心情啦。”然后抬眸对上那双清澈见底的金眸,略好心情的弯了弯眼角。
鸣狐沉默着,然后慢慢的点了点头。然后,鬼就炸毛了。
你能想象一个白净软萌的正太跳脚,然后超凶的瞪着人说自己不小了的样子吗?特别是在那只正太的身高才堪堪过了一米这条线的状况下。
反正,小狐丸没忍住笑出来了,然后足尖一阵疼痛“嘶……”
“不准笑!”超凶的正太『划掉』审神者突然觉得自己的威严摇摇欲坠。
“好,不笑。”忍住笑意的小狐丸一本正经,超小小只的审神者伸出手,“需要小狐公主抱吗?一点也不小的未成年主人。”
一脸嫌弃的坐在小狐丸肩上的鬼·未成年·审神者。
“向着厨房里的油豆腐进发!”
“鸣狐和小狐狸要一起吗?”男人那流淌着融化的黄金的眼眸盛满着笑意,一直被当作珍宝一般看待的银色发丝轻柔的落在少年的肩上。
鸣狐敛眸,已经回到自己怀里整理着皮毛的小狐狸有些尖锐的声音替自己回应着,“哦哦~既然是主人和小狐丸大人的邀请那鸣狐一定会去的啦~对吧鸣狐~”
“嗯。”极轻的话语随着风一起消失与阳光之中。
鬼很困惑,他不知道为啥这两只虽然比自己大但没自己帅气好看的狐狸要对视着站在这里这么久,要知道油豆腐放久了凉了就不好吃了吗?!
鬼很快就很大度地原谅了两人,毕竟上了年纪了,智商会下降个无数次也不是什么稀罕嘛~但又不能傻站在这这么久,被隔壁那扳着一张脸的臭小鬼知道了自己的脸往哪里搁?
于是,审神者很快又不满了。
“还要待到什么时候啊!小生要油豆腐和糖葫芦!”
“……小狐想去药研君那里看看耳朵……”
“噗。”
总之,后面山姥切国广和长谷部看到已经一根糖葫芦和一块油豆腐都不剩的厨房,面色沉重。
“看来这一个月的零食都不用给了。”
“看来一个月的零食还不够!要多做一些给啊路基才可以!”
——————————————————————————————————
后来,鬼也终于明白了那种见到同族的兴奋了。
每一次见到小狐丸和鸣狐总要皱着一张脸扑上去一脸委屈,“呜哇QAQ漠那臭顽固老是弄得小生腰疼还不让小生和小狐狸玩QAQ连猫咪都不让碰QAQ”
小狐丸&鸣狐:主人你别说了,长谷部他们已经提着刀骑上小云雀去隔壁“谈人生”了……

ps:已经打算无脑撒糖,不接受任何反对和喷
终于可以打个假的双狐tag了✔

【刀剑乱舞】今天的本丸还是那么多事③

自设幼审出没:一只狐妖_(:з」∠)_
全程脱线本丸_(:з」∠)_
可能耽美向,但不会是幼审×刀刀,放心食用_(:з」∠)_
文笔渣,勿喷_(:з」∠)_
ooc肯定有_(:з」∠)_
——————————————————————————————————
山姥切国广最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鬼现在来找他找的那么频繁了,每天都蹭着鸣狐君和小狐丸大人的油豆腐,去看药研配药,撸五虎退的小老虎,和乱一起看杂志漫画吃零食,然后再和鹤丸大人一起做几个“惊喜”,小日子过得有滋有润的,山姥切昨天抱他的时候还发现他胖了一圈。
当然,新来的压切长谷部虽然对自己的新任主人是个小孩子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依然发挥着自己的主控的属性,完美的包下了鬼的衣食学习等等所有一切。
哦,等等也许自己并不是什么没有事做。
山姥切国广看着就是不认真学字的鬼,头疼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仗着长谷部会护着己的鬼一脸委屈地躲在长谷部后面,怯怯的看着板着脸的山姥切国广,“被单君……你生气了吗?”
“国广君,啊路基还是个小孩子,慢慢学也是可以的。”护着自家小狐狸啊路基,长谷部很无奈也很认真的回答。
“长谷部君,再这样随他下去我们可能要有一个大字不识的主人了。”山姥切国广很无奈也很认真的回答。
“小生有你们不就可以解决这些文书了嘛……”鬼小声的嘟囔着,惹来护着自己的刀剑和站在对面的刀剑的目光。
“你才是主人啊……”山姥切国广觉得自己等下需要去找药研。
“啊路基,”长谷部转过身蹲下来,一派严肃,“虽然有我们在真的没问题但是,哪日我们不在了或者您身旁没有任何一个靠谱的人在呢?”
鬼愣住了。
“主人,您得学会自己解决事务,我们不是什么问题都能替您解决的。”山姥切国广也一脸语重深长。
“唔……小生知道了啦……”尾巴沮丧的垂下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欢快的摇着,“那小生可以要一天吃两根糖葫芦吗?”
“只要是啊路基的要求……”“不可以。”
“啊啊啊啊最讨厌被单君了!!!”
无论怎么样。今天的审神者终于答应好好学习了✔
——————————————————————————————————
很久以后,一位新出茅庐的女审神者来到前辈的本丸做客时,很好奇的问着那位风流的狐狸审神者,“前辈,你为什么能够这么快解决这些事务啊?我没有hsb的帮忙都做不完哎~”
“这个啊……”那人的折扇一收,抵着下巴,笑吟吟的揉了揉女孩子的发旋,一派风轻云淡,“大概是因为小时候被两个人,嗯,或者说是两把刃骗了的缘故吧~”

ps:头疼的不知道码了什么……

【刀剑乱舞】今天的本丸还是那么多事②

自设幼审出没:一只狐妖_(:з」∠)_
全程脱线本丸_(:з」∠)_
文笔渣勿喷_(:з」∠)_
也许耽美向,但不会是幼审×刀刀,请放心食用_(:з」∠)_
ooc会有
——————————————————————————————————
“被单君~”
“主人,是山姥切国广。”山姥切国广很无奈的叹了口气,自从鬼去了一趟隔壁审神者的本丸后,对他的称呼就从国广变成了这样。
放下手中必须帮鬼解决的文书,翡翠的星眸对上水墨的狐眼,有些无奈,“主人不去和小狐丸大人一起吃油豆腐吗?待在我这个仿品身边很无趣吧……”
“油豆腐吃完了~”无辜的眨了眨眼,不是很明白自己的近侍的表情为什么有点僵,又在他要说出下一句话之前先打断了。
“大白鹤在菜园子挖的洞太大了,小生怕爬不上来所以今天就暂时不和他玩了~”我已经警告过鹤丸大人很多次不要再祸害菜园子了吧?!
“小老虎哥哥的小白不让小生摸了,所以小生就没事干啦……”您那不叫摸!自从五虎退桑带着那几只小老虎来到本丸后,那只最大的小老虎已经秃了一块毛了好不好?!
“小生现在很无聊~”
“那您现在想做什么?”
来到这个本丸差不多三四天了,他也差不多知道自己这审神者的性格了。
“小生想锻刀,小生想要咪酱和压切,还想要药研和厚。”小小只的审神者扳着自己的小手指说着,狐耳还随着自己每说出的一个名字抖了两下。
“对了,还想要清光安定。”又抬起脸,一副我很认真的样子。
“主人为什么想要这些刀剑呢?”从门后窜来一只沾着些许泥迹的鹤丸。
“小生想吃乌冬面了,而且大白鹤你做饭一点也不好吃,比被单君的还要难吃。”
很好,这很符合自家审神者的行事风格。
“而且小老虎哥哥很想他的家人们吧,晚上总是弄得小生睡不着~”
“这个原因是不会成为您逃避识字的借口的。”
“噫……大白鹤小生受伤了,不想理被单君了QAQ”
“还有就是,我们本丸目前的状态支撑不起这么多刀剑男士的到来的。”翻出只有堪堪到达四位线的资源,山姥切国广戳破了鬼的梦想。
不过最后的最后,鬼还是锻刀了。
蹦蹦跳跳和着那一个橘发还穿着裙子的男孩子,一个紫罗兰眸子的白大褂少年一起去找了五虎退。
而本丸油豆腐组也多了一位成员,并且做的油豆腐也是一级棒。
鬼没接回咪酱,却欢欢喜喜的扑到了那说着“为主命效劳”的人。
今晚的晚饭不用愁了✔

【刀剑乱舞】今天的本丸还是那么多事①

自设幼婶出没:一只狐妖_(:з」∠)_
全程脱线本丸_(:з」∠)_
文笔渣,勿喷_(:з」∠)_
可能耽美向,但不会是幼审×刀刀,请放心食用♥
ooc会有
——————————————————————————————————
“我是山姥切国广……”
青年的话没说话,一个黑影就突然扑上来,撞的青年头上的白布掉了下来,露出柔软的金发。
“嗷呜~你好漂亮~”趴在山姥切胸前的某只蹭着山姥切,声音雀跃。
“……不要夸我漂亮……”刚想说出口的话,却因青年目光扫到的事物而停下,有些迟疑的伸出手,“狐耳?”
“……”
青年的白布的下摆很光荣的变成了布条。
小小只的人垫着脚尖,抬着下巴一脸严肃,“小生名鬼,是你今后的主人和审神者。”一直在身后摇来摇去的狐尾却让这人怎么都严肃不起来。
“首先先告诉你我们本丸唯一一条规矩——”
“要每天给小生准备糖葫芦,不然咬你。”
『果然就是一个小孩子啊』
山姥切默默的想着。手伸向脑后,用兜帽继续遮住自己那头金发和脸。
鬼扯了扯山姥切的衣角,山姥切低头看他。
“小生饿了。”一脸正经。
山姥切第一天来到本丸,第一件事是给审神者做了顿饭然后被嫌弃不是很好吃。